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0阅读
  • 0回复

千年的沙泉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万里游
 

发帖
98
蛙豆
640
威望
187
贡献
0
来自
济南

<founder-content>
  [flash=480,400,0][/flash]
  敦煌城南五公里,丝绸之路上又一神奇瑰丽。这片连绵起伏之沙漠,因会发出嗡嗡鸣响,谓之“鸣沙山”。
  斗转星移,风啸沙鸣,乃有一泓碧水粼粼,宛若明镜,一往情深映照着沙漠第一泉——月牙泉。形如玄月,故此得美名。
  沙与泉千年相依,相偎,相恋,足见之情深。
  驼铃唤醒大漠第一缕霞光。月至中天,人群却已渐紧,如果说海边之日出是湿润的期待,那么沙漠中对东方第一缕霞光却是火热的迫切,怎可少得了阵阵清脆驼铃做伴。
  它们,五头成一列,虽眯缝着睡眼,但已整装待发。“沙漠之舟”的作息与鸣沙山的盛名熟练地协调着,日复一日。如此友好地搭档着——我和这叶“小舟”。它是一头年轻的骆驼,应是最懂沙漠,最爱这鸣沙山的,专心行走于粒粒细沙之中。背上的我,随着这独特的“路感”放松着,只顾前后起伏——不用坐直,只随着它的节奏,自主地感受只属于沙漠的韵律。这韵律终究是和谐的,驼铃在这大片黄色乐谱上抒写动人的“五线谱”。上个小坡,该是小调般柔和黯淡。大大的脚掌稳健地鸣响驼铃。行至下坡,必是大调般明朗、开阔的……它和背上的我是合作着完成的——这一首鸣沙山东方微曦之驼铃曲。
  不由慨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用心良苦。这就是一方之水土,只需敬畏,融入了也罢,分别时只留瞬间,却也永恒。耳边嗡嗡掠过,该是沙鸣了,驼铃声声,清脆,不绝,引得我寻那泓清泉去了……
  温柔地陪伴,相依相偎。侠骨,柔情。铁汉铮铮,亦需似水柔情才几近完美。鸣沙山和月牙泉生动地诠释了天地间的阴阳和谐。
  敦煌自古多旱。下一场雨总被常年记着,终成就这一片茫茫:风从三个方向吹来,力量相近——一座金字塔形沙丘渐成,偶尔也成锥状。不够多样总显得寂寞——终于,风执著起来,裹挟着沙儿从一个方向吹来,终成了新月形的沙丘。在这大漠中,于天地间,你不觉得一弯“新月”如此这般出现,似有意为之吗?当然,只为了即将出现的她。不久,松散沉积物中的地下水不断汇聚,那一泓——渐成“月牙泉”。
  真的不应觉得惊诧——从沙水相依,山泉共生的那一天起,连风儿都安静下来。只温柔地抚摸它俩,不想打扰这番平衡……
  从此,鸣沙山——月牙泉,不再分开。山上的粒粒沙尘只在泉边随风嬉闹一番便满足,泉儿尽全力滋润。玩闹一天的它们也从不吝惜——总有源泉不断汇入,终年不见“断”。
  不远处,莫高窟内千年佛龛正望向她,窟内抚琴一天的“飞天”应该总爱在入夜后来泉内擢发洒身吧!掬一捧月牙泉,一点点在手心,眼睛似能嗅到一股暗香周身弥散,于是你也会飞了,终与鸣沙——月牙,这山,这泉,这神秘之境,与这大漠敦煌融为了一体……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