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9阅读
  • 0回复

兴根卖菜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大弄乾坤
 

发帖
62
蛙豆
431
威望
124
贡献
0
来自
江阴

村上的人都知道,兴根把立秋时节看作是一道命令,因为立秋以后种菜了,他卖菜籽的行当就要开始了。
兴根所在的生产队靠着无锡近郊,便于就近卖菜。他年年用心种菜,久而久之,有了门道,育出好种。当家品种是中箕白梗菜,招牌品种是矮箕大叶黄,至于长箕大青菜,苏州青上海青都是大路货。他想到卖菜籽,上门做生意。村上的农户虽也留一点菜种,没有他的纯。于是一到下籽种菜,兴根就登场了。梅泾是一个大村,三十个生产队足够兴根转村走巷做生意。出门前,兴根捏一把菜籽,摊于手心中,在阳光下再细看一遍,趁手掌轻轻晃动,几粒顽皮的菜籽还往手指缝里钻。紫黑圆滚的细粒,是大自然赐予的精致,这可以号称世界上特别小的发亮的珠子,显出一股宝气,看看都心里舒畅。一两籽,恐没有人耐心点数过,有几千粒吧?这是什么造化,青菜的祖先为传宗接代,把自己的全部遗传基因和养分浓缩到如此之微小的圆粒之中,鬼斧神工,叹为观止。
兴根不是生意人出身,但行动起来俨然如同那种熟门熟路的生意人一样,笃悠悠地准备一只大号竹篮,里面装满布袋和铁罐,各种菜籽分装其中,一根三尺长的小竹扁担一头伸进篮襻系住,担在肩上,右手搭住扁担的另一头。出门走出自己的巷头,就清清喉咙,轻声试音:“中箕、矮箕、长箕青菜籽、苏州青塔菜……”走一段,声音渐高,进入调门,“中箕白梗菜,矮脚大——叶——黄……前面一句像没有吃饱饭一样有气无力,低声平气,后面一句突然提声,“矮箕、大——叶——黄”三个字,拉长、响亮、有调,像蒙古草原中的长调一样悠扬。这是他的招牌菜种,“大叶黄”叶大梗少吃口好。村人要买菜籽,揽住他,首选“大叶黄”,他卸下小竹扁担,大竹篮轻轻落地。卖菜籽以“两”为单位结算,一两菜籽好种出一分田的青菜,买到二两三两的算是种菜大户,用一个盛一两菜籽的小铁罐作为量具盛满,倒在报纸中,三下两下,折成有棱有角的三角包,一角一两,几斤菜籽能卖几块钱。不要半天时间,村巷转到一大半,不要走多远路程,菜籽大都卖完,不像山区,望山跑死马。于是回过头来,在人多的地方坐一会,会会乡亲,说东说西,又说种菜,这一下兴根不是卖菜籽了,开始倚老卖老了。
兴根喜欢听说书,说起话来有板有眼,开篇有词。梅泾村的种菜远近有名,但最正宗的也只是梅泾村上靠东边的几个村巷,好像正宗龙井茶也只是西湖边龙井村的坡田上长出来的。每年立秋时辰不同,一天十二个时辰中,交秋逢到酉时最佳,那时正好十七时到十九时,申时其次,如果那年撞上午时热煞秋,下籽种菜易烂根。酉时下籽种的青菜,如神助天护一样,种到哪里,发到哪里,围拢的人反正是免费听讲,由他眉飞色舞发挥。农民都会种菜,其实没有兴根描绘的那样神秘。立秋以后炎热渐消,菜籽在适宜的气温中,理所当然苏醒发芽,好像以前家中没有空调,婴儿出生在初夏,不用襁褓束住,稚嫩的小手小脚乱舞乱动一样可爱。
听兴根讲菜籽的故事,用心的人也细细打量兴根的面形,胖嘟嘟矮墩墩,讲话慢悠悠,好像从小长大就从来不着急过的样子。村上人说已经到了四五十岁了,和小时候一个样,笑出来,一副圆脸像弥勒佛,圆脸和菜籽都是圆的,好像生来就有关联。村上爱开玩笑的人说,兴根你是做传宗接代的好事情,村村都有你的种子。兴根笑得忘乎所以,人家给他搭梯子,他就顺着往上爬:“你俚需要,我上门送菜籽,不过那种瞎搭八搭的事是没有格。”买菜籽带来的笑声与众不同。
兴根买菜籽揽生意,说话像粒粒菜籽圆溜顺滑,种菜收籽不仅是嘴功吧?每年立秋那天,他像教徒一样虔诚。傍晚,夕阳西下,晚霞满天,金风送爽,兴根手捏黄烟筒,围着整好的菜地上走上两圈,好像在欣赏一排排菜塄。平整的坨面上,土粒如葡萄般大小。菜塄旁田埂上放着一只小闹钟“嘀嗒”作响。酉时到,清脆的闹钟铃响,这是种菜人的吉祥时辰,一声令下,兴根把早已准备好的小盒,左手托盒,右手撮一小把籽,盒中菜籽掺和细小泥粒。菜籽太小,拌上泥粒,撒籽时手感好,落籽匀。撒籽时神定气平,一粒粒籽像数着落地,撞在土粒上,打个滚,钻入泥缝中,安家落户。三天后,差不多每平方厘米的地方冒出一个菜苗,似乎到了不多一棵不少一苗的感觉。
兴根每年要收很多菜籽,卖了种子,余下的去换菜油,粒粒圆滚滚的菜籽要进炸油坊,有点不舍。作为一个平头百姓,他想推广良种,但青菜实在普通,哪有粮食金贵,人微言轻,籽小如屑,不会被人们看重。卖菜籽,种青菜,兴根年年津津乐道,乐在其中。那一声声“大——叶——黄菜籽”的叫卖声是梅泾上秋天的“小曲”。无锡口音发声特别,有时会把菜籽说“彩珠”,口彩提升了兴根的形象,也成了那时梅泾村上的一道小小风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