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3阅读
  • 0回复

寻觅如意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21
蛙豆
806
威望
228
贡献
0
来自
南京

顾名思义,如意酥乃小食品之一,缘何有人四出寻觅?
一日,在一大副食品店,见一老人逡巡于干点心柜,并向营业员探听:“你们卖不卖如意酥?”营业员态度不错:“这食品没听说过,我替你查查。”打开电脑搜索,仍然一无所得。这情景,令我想起四十几年前,正当“文革”浪涛滚滚,我自南京赶回常州,看卧病在床的母亲,母亲说她真想吃两块如意酥。这要求并不算高,可我跑遍了南北大街,如意酥的影子都没见到,那家大副食品店的人还声色俱厉道:“这种封资修的货,我们从来就不卖!”
如意酥不过一普通小食品而已。这种并非米面主食的点心,我自小就见惯了的,也常常从母亲房里那彩绘描金瓷坛里偷吃惯了的。一乕口长短,两寸来宽窄,长方圆角,形似一把黄杨梳,又如《红楼梦》的通灵玉,更有趣的是弯作两朵云头,也就是常说的如意,那花纹那色泽很可人心,每逢新年正月的果盘里,它和云片糕、糖莲心、金丝蜜枣都是必备的,无非取吉祥之意。如意酥咸中有甜,江南人所喜欢的椒盐味道,酥酥的,好爽口,假如再沏一盏香茗,名副其实的茶食,那该是何等称心如意快乐神仙啊!
如意酥的名字,在老百姓尤其老人心里长久不灭,说来也很简单。
干点心小食品,向来是中国传统饮食文化的重要部分,只要翻翻《红楼梦》,荣、宁两府宴会待客,小聚结社,提及多少干点心,其样式、名目和口味,简直令人眼花缭乱馋涎欲滴!这些干点心,多数与节日喜庆有关,或取其谐音,或取其色彩,或取其来源,月饼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这与中秋佳节连结一起的主打吃食,自有其特殊的身价和地位,一直延续至今,不过有的将它出新做成四方的,那该是有悖初心了,却无人告状广寒宫,自然也就不会有嫦娥下界前来问责。传统干点心不外乎饼、糕、卷和酥,其间,我十分欣赏绿豆糕和馓子酥,的角四方,半透明的碧绿里,隐约藏着乌黑,我总是将绿豆糕当做一件古玩,只是托在手心里,看半天才一口口咽下去。至于馓子酥,又名萨其马,现代京剧《红灯记》里都提到它,据说是大清帝国从满洲带过来的哩。南方产妇必用的馓子,居然那般细心地用蜜汁胶结一起,然后切块,金黄色,吃时有一种将枝桠交错的小树林吞下肚去的感觉,一种和南方小食品大相径庭的风味。
如意酥却全然不同于前面提及的东西,它既无像月饼那样的文化承载,也无绿豆糕馓子酥枣泥麻饼那样的甜腻味重,倒是和云片糕金钱饼之类同属一家,素面朝天,质朴清新,像个明月林下来的美人。说到这里,原因其实也就出来了,并非所有的中老年人都喜好重油重糖乃至巧克力,随着时光流逝年岁增长,像我自己也在不觉中进入老人的行列,心理和习性都有所变化,尤其对吃的学问懂得多了,理性得多了,趋向松软清淡和合乎胃口,再不会像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那般由人摆弄,笑了别人伤了自己。寻觅如意酥,说是怀旧也未尝不可,更多的却还是他们对自己养生的一点选择,我看没理由不予以尊重,毕竟中国已经进入老年经济社会哩。不久前,我曾见电视里播出过上海某食品集团征求沪地名产点心,其中有蝴蝶酥一项,其材质和制作与如意酥相差无几,仅是造型稍有不同。梅花透露春消息,我相信常州的如意酥总有一天也会归来的,倒是读这篇小文的吃货们,别让馋虫从喉咙里爬出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