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26阅读
  • 0回复

青青雪里蕻:美名如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蓝天白云
 

发帖
134
蛙豆
894
威望
263
贡献
0
来自
丹徒

<founder-content>
    [flash=480,400,0][/flash]
    雪里蕻名字的由来据说是雪里蕻不怕冷,在冰天雪地,抗寒的碧绿叶子会偶露微红,在雪地形成最美的色系,所以叫雪里红,又叫雪里蕻。
    被雪里蕻的碧绿所惊艳。深秋时万木萧索,大片的红色黄色,菜地里除了青菜,最郁郁葱葱绿得闪亮人眼睛的,就是一棵棵雪里蕻。苏州青是墨绿,白菜是黄绿,雪里蕻是碧绿。
    在丹徒南乡老家,雪里蕻是最重要的童年回忆和家的味道。小雪其实没有雪,民间素有“小雪腌菜,大雪腌肉”的说法,小时候年味就是从腌菜开始的。
    原野上一片荒凉,只有高瘦的大菜和雪里蕻,在萧瑟的秋里亭亭玉立。男人们一担担从田地挑到池塘码头,姑娘媳妇们就穿上雨靴,卷起袖口,浸在刺骨的水里洗粉嫩的大菜和碧绿的雪里蕻。那时的水清澈如玉,雪里蕻一丛丛漂在水面上,对岸是丛丛疏淡的苇花,秋风乍起,就清觞漫舞地飘落在发梢,水面。许多的流言隐私,更多的新闻故事和空气里到处漂浮的芥菜清香,都随着雪里蕻的蔫叶儿一起漂在水面上。
    洗过雪里蕻需要晾晒,直接放阳光底下,挂绳子上,放篾席上,反正农村人有各种办法把雪里蕻晾干。洗是女人的活,腌是男人的活。一口比孩子还高的大缸,雪里蕻硬粗的根被切掉,鲜嫩的根茎可以用刀划开,容易入味。男人们会脱了鞋在缸里踩踩踩,狠狠地踩,拿出当年斗私批修的狠劲,只把雪里蕻踩得绿汁横流。最后用家传的压缸石压上,现在想来,压缸石也不是随随便便的石头,多是民初清末的圆形础石,所以压出来的雪里蕻味道也非一般了。
    当地上有白白细霜的时候,缸里的菜也可以晾晒食用了。选阳光灿烂的日子,雪里蕻和大菜,会被一排排齐齐挂在向阳的地方,我们这些孩子倾巢出动,捉迷藏、过家家。然后趁大人不注意,揪下一小撮最嫩的菜心儿,斜依在草垛旁,满足地享受这自然的美味芬芳。阳光是温暖的金色,草垛是慵懒的黄色,腌菜是诱人的芳香,我们红扑扑的小脸在古老灰色的院墙下摇来晃去,记忆里的童年比莫奈的印象派绘画还要绚烂!
    总觉得小时候腌菜就是进入春节最早的一环仪式,热闹里有庄重。
    不过人们喜欢雪里蕻不是因为表象上这个好听的名字,而是最后舌尖真正被雪里蕻彻底惊艳。雪里蕻应该是冬天最下饭的小菜了吧,如果时间不长,腌好的雪里蕻青翠碧绿。切碎雪里蕻,百搭的雪里蕻可以炒黄豆、毛豆、肉丁、笋丁,可以烧黄鱼、鲫鱼、豆腐、河虾,凡你所想到的搭配,遇到雪里蕻都是良配,鲜美得让人咋舌。现在我们不会大批量腌制雪里蕻,多切碎用盐码过,挤干放入酱菜瓶做瓶儿菜,就是传说里最美妙的雪菜,搁冰箱可以吃好长时间。
    有人说少吃腌制食物,其实雪里蕻属于性温暖脾的芥菜,吃前一定要腌制,三十天左右亚硝酸盐达到最低,还可以产生氨基酸,十分美味也不危险。
    写到这里心底勾起了莫名的馋虫,不说了,明早来一碗雪菜肉丝面定是大快朵颐,当然,肯定要有雪里蕻最好的伙伴:红辣椒。很多家常菜有味道没色相,雪里蕻炒辣椒,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看似清淡,鲜美却直指人心。
    普通人世间,就要有这些红红绿绿,才能让我们平凡的生活有滋有味,活色生香。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