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8阅读
  • 0回复

过年的节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厚庄老人
 

发帖
6768
蛙豆
48081
威望
10760
贡献
0
来自
秦永培

<founder-content>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过年虽然够不上体面,却是我们小孩子最开心的时光。俗话说“小孩盼过年”,盼到了过年就有肉吃了,而且有新衣穿还可有压岁钱了。通常压岁钱也就仅仅5毛或一块钱,而且纯农户家的小孩是根本没有压岁钱的,过年有件半新不旧的衣服就不错了,反正记忆中我从来没有拿到过压岁钱。然而,那种穷开心的乐享,至今仍让我留恋。都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其实不然。我小时候农村人家过年,是有程序可循的。就是准备过年必须要腊月廿四送走了灶家菩萨,因为菩萨在家是不能大动干戈的。过年的序幕由掸檐尘大扫除开始,寓意“晦”尘不能带过年去。取一根长竹头绑上鸡毛掸帚把悬挂在梁上以及四根壁落的灰尘掸下来,为了避免灰尘洒满一身,我母亲就会用一块方巾往头上一扎,肩上再披上围裙。接着就是淘磨牵磨,备好做过年团子年糕的糯米粉。然后要准备杀年猪了,杀猪必须在做团子前,因为要等杀猪取板油,利用猪油渣斩碎拌在萝卜丝或青菜里做馅心包团子。那时我家一年养两头猪,一头猪养到八九月份百十来斤时出圈,扛到街上卖掉,也就卖三四十块钱。卖猪钱除了再捉一只小猪回来养年猪外,所剩无几的钱就贴补家用。
那个年代都是穷养猪,吃的是青草菜边皮以及河里的猪草山芋藤之类,光长骨架不长肉。准备出圈前一二个月加点所谓的精饲料,也就是稻糠麸皮等催肥,养的年猪也是如此。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少不更事,我对家里养的一头上市猪绝对是不上心的,母亲叫卷猪草烧猪食喂猪,我总是犟头倔脑不情不愿,心想养得再好也是卖掉的,又吃不到肉。养的年猪就不同了,放学回家既不要母亲喊也不要催就背起篮子去樵草、割山芋藤、卷猪草,起劲得不得了,因为养大喂肥了过年杀了就有肉吃了。那时的馋相现在的小孩以及年轻人定会觉得不可思议。我家过年杀猪一般都是在腊月廿五六头上。村上会凑上三五家一起杀,请邻村的一个杀猪佬操刀。那天我一定是很起劲的,几乎包揽了杀猪前的所有准备工作。首先洗干净盛猪血的缸,然后把一张专供杀猪用的阔长凳端到场上;那时杀猪刮猪毛是在浴锅里泡的,我就把浴锅里担满水并烧好,就等“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猪杀后不是说马上就有猪肉吃,而是要待到大年夜所有祭拜完后才有肉吃。母亲总会在大年夜烧上一碗红烧肉,然后切上一点猪肝、猪舌头之类的,只能让我们煞煞馋,更多更好的肉则要留在新年头上招待亲眷。这点我倒是能理解的,因为新年头上我也要去走亲眷。老规矩年初一是不出门跑亲眷的。从年初二开始,新春的重头戏就登场了——走亲眷吃昼饭。请进请出,东家吃到西家,舅婆家吃到阿姨姑姑家,不过正月半不罢休。
那时农村还有敲锣打鼓闹元宵的习俗,一般也要过了正月半才会歇锣收鼓。[flash=480,400,0][/flash]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