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6阅读
  • 1回复

市井无赖魏忠贤的心是怎么大起来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厚庄老人
 

发帖
6821
蛙豆
48560
威望
10857
贡献
0
来自
作者:程万军
原本,他只是个市井小无赖,但自进了皇宫,见了远不及己的一群高高在上的蠢货之后,他的心就慢慢变大了。请欣赏中央电视台与中国出版集团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联合出品的本人新作《东林沉浮》选10——
   市井无赖魏忠贤的心是怎么大起来的
关于魏忠贤的发迹史,各种史书版本甚多,其中不乏稀奇古怪的八卦,可信度不大,所以,我这里还是尽量捡一些靠谱的史料,还原一个真实的东林党死敌——魏忠贤。





说到魏忠贤的身世,我第一个感受,就是他爹比较倒霉,各种野史把魏忠贤他爹说成什么样的都有,当代史料《明清宫廷秘史》,对魏忠贤和他爹的情况介绍得比较详细——
魏忠贤本来不姓魏,也不叫忠贤,李进忠才是他的原名。和东林人一样,魏忠贤也有自己的人生导师。这个导师就是他爹。魏忠贤他爹是什么样的人呢?职业赌徒,善出千术。我们姑且称之为李老千吧。这个李老千为了赌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变卖了,所以在李老千的熏陶下,魏忠贤年纪轻轻,很小就是个远近闻名的小赌鬼。
那么,赌徒李进忠是怎么成为太监魏忠贤的呢?
这就必须要提到他的身世变化。魏忠贤,河北肃宁人,肃宁在大明王朝,归河间府管辖。这一带驴肉火烧比较有名,但更有名的则是出了大太监魏忠贤。一般太监都是年幼时,由大人做主净身入宫,而魏忠贤则是成年娶妻生子后才自阉当太监。那么,有家室的魏忠贤为什么他要自阉呢?
《明史.宦官录》记载:魏忠贤“与群恶少博,不胜,为所苦,恚而自宫”。根据这段史料,一些关于魏忠贤的历史小说,演绎了一段生动的斗狠故事:  
魏忠贤成年娶妻生子后,仍然是游手好闲,什么也不做,专去做一件事:赌博。有一天他又去赌博,这一天手气实在是太差了,本钱全部输光了。于是,他押上老婆继续赌,结果又输了,老婆没了。还接着赌,还是个输,没什么可以抵账的了,他被债主扒下了裤子,当然不值几个钱,抵不了赌债。于是债主们就围殴,围起来打他,逼他还债,这个魏忠贤乘人不备,冲开人群光着屁股就往外边跑,那帮债主在后边苦苦追赶沿街追打,把魏忠贤实在是逼急了,抄起摊贩上的一把菜刀,挥刀砍向自己的下身,一刀将自己阉了,然后把割下之物甩给债主们,对这些债主们大喝一声:拿去!老子当太监去了,不跟你们玩了!
这段历史演绎,可能有一些夸张的成分,但是却说明了一个基本事实:魏忠贤当太监,那是狗急跳墙的产物。同时说明了魏忠贤的一个本性,此人心狠手辣,敢于玩自残。一个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的人,如何对别人会不残忍呢?
明史记载,魏忠贤,公元1568年生人。万历十七年即公元1589年被选入宫。也就是说,魏忠贤当宦官时的年龄是22岁,这个年龄在古代,已经老大不小了,孩子都该满地跑了,应该算得上是接近中年。这么一个年龄魏忠贤当太监,可见确实是半路出家。
      刚入宫时的魏忠贤,表现得很本分。可能他自己也没料想日后能成为一个大人物。史料描述,魏忠贤入宫的第一份工作是杂役,干的是倒马桶、扫厕所的差事,待遇很低。但他不偷懒、不发牢骚,不偷鸡摸狗,不惹是生非。入宫多年,从来没有受到过批评和处分。
   如果魏忠贤一直这么埋头苦干,可能也就是淹没于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宦官。但是,人的欲望和本领,是会随着见识和机遇增长的。魏忠贤也不例外。
魏忠贤有什么欲望,又有哪些本领呢?
清代学者宋起凤的《稗史》描述了魏忠贤的特长, 说魏忠贤“多机变,有小才”。就是说他心眼多会来事,善于随机应变,有小聪明。而且此人从外形上看,高大威猛、身材魁梧、仪表堂堂。不知此人品性的,初见此人以为其一表人才,会留下好印象。具备了上述特点的魏忠贤,挤进宦官之门后,一旦得到“发展机遇”,就如鱼得水、人尽其才了。
   我们现在提到宦官,一般都统称其为太监。这是不准确的。其实宦官也分三六九等,底层的宦官只是各种杂役,中层的宦官叫监丞、少监,最高层的宦官那才叫太监。宦官从事的工作还分部门,最高权力部门叫司礼监,司礼监秉笔太监可为皇帝批阅文件,司礼监掌印太监为宦官之首。
底层宦官、杂役,这个工作对魏忠贤没有吸引力。虽然他非常敬业,但从心底往上窜的冲动却不断泛起。不想当太监的宦官不是好奴才——他想往上爬。怎么爬呢?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魏忠贤必须要找靠山、抱大腿。在这方面,他的强项就发挥出来了。他不是会随机应变有小聪明吗?这样的人最适合搞人脉关系了。
史料记载,默默无闻的魏忠贤,在宫中混到而立之年,渐渐时来运转。
因为他攀上了三个贵人。
首先他结识了大太监王安。这个王安,我们前面在讲移宫案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他跟东林党关系比较好,此人品行不错,曾经担任两任皇帝的“大伴”,深受皇帝重用。那么,魏忠贤就极力巴结王安。在王安面前表现得非常乖,随叫随到,多磕头少说话,很快就博得王安的信任,王安提拔魏忠贤做了管事太监。
应该承认,魏忠贤这个人他不仅有领导缘,而且很有女人缘,他后边两个大贵人都是女人,而且都是与皇帝关系密切的红人。
第一个女贵人,那就是在移宫案中我们所讲到的,天启皇帝的养母李选侍,明光宗泰昌皇帝朱常洛最宠的女人。早在李选侍还在东宫朱常洛身边的时候,魏忠贤在王安的提携下,就做了李选侍的近侍太监,成了李选侍的一个心腹。在移宫案中,魏忠贤给李选侍出了不少力,在抢太子的那群太监中,就有他一个,跑在最前头。抢太子失败后,魏忠贤还给主子出过狠主意,说将东林党杨涟左光斗骗入深宫,就地正法,然后挟持皇长子朱由校,强行垂帘听政。可惜李选侍不是武则天,不够狠,没采魏忠贤的狠招,结果抢太子失败、移宫事件中成为输家,身边的奴才也作鸟兽散了。
早在服侍李选侍的同时,魏忠贤就已忙乎到另一位女人,这个女人可谓魏忠贤第二女贵人。这回李选侍一倒台,魏忠贤继续找下家,这第二女贵人就开始显示威力了。
可以说,这个人才是魏忠贤一生当中最大的贵人,此人的姓氏比较特别,姓客。这个“客”写作客人的客,发“且"音,东北人讲话,咱家来客了,就发这个音,跟客人的客是一个意思。所以也称客,客氏。
客氏早年名巴巴,叫客巴巴,后改了一个比较动听的名字:印月,所以又叫客印月。她是天启皇帝的乳母、也就是奶妈。客印月原是河北农妇,是一个有夫之妇,丈夫侯巴儿,生子侯国兴。史书记载,客氏姿色妖媚,生性淫荡,十六岁嫁人,十八岁因为奶足被选入宫,成为皇家御用乳母。两年后丈夫死去,她就被长期留在宫中,哺乳皇孙,这个皇孙就是朱由校、后来的天启皇帝明熹宗。
那么魏忠贤与客印月是什么关系呢?
据清初笔记《甲申朝事小记》记载,魏忠贤与客印月关系暧昧,是一对非常搭档。在明朝的中后期,后宫流行“对食”游戏,也就是说宫女找太监搭伙过日子,这种游戏也叫找老公、也就是找太监,所以老公这个词我是不主张用在现代称谓丈夫的,我在前面梃击案时就说过,这个词在古代和太监是一个意思,和丈夫不是一个意思,古代女子叫丈夫有很多优雅称谓,诸如“夫君、官人”,只有称呼太监才叫老公呢。
那么,魏忠贤与客印月就是这样一对组合,“对食”伙伴,魏忠贤是客印月的“老公”。因为二人一起过家家,又在后宫一起弄权,所以被人后来合称“客魏”。他们成为非常搭档的年龄,客氏二十出头,魏忠贤近四十岁。
但魏忠贤并不能独占客氏,还有一个人要与他分享。而魏忠贤对这种分享却乐不可支,非常愿意。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个要与他分享客氏的男人,非常不一般。
这个男人是谁呢?他就是天启皇帝、明熹宗朱由校。
说起来,魏忠贤自觉与客印月关系不一般,但孰不知这个客印月与另一个男人的关系其实也不一般。这个男人就是她用奶水喂大的小男人朱由校。
那么,说来说去,这个朱由校与奶妈客氏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关于天启皇帝朱由校与奶妈客氏关系,各种史书有各种演绎。比较靠谱的《甲申朝事小记》,是这样记载的
“道路传谓,上甫出幼,客先邀上隆宠矣。”
这段记录说明了什么呢?说天启皇帝和客氏,他俩之间的关系,相当于《红楼梦》里贾宝玉和袭人的关系,主仆情人。贾宝玉的第一次“云雨”不是给了袭人么。那么,朱由校与奶妈客印月就相当于这种关系、恋母式的一种姐弟恋。
我们知道,大明王朝是个保守王朝,尤其对女性,束缚得比较紧。但是皇帝奶妈客印月却不守管束,“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清规戒律,对这个奶妈都不好使,没有约束力,因为朱由校曾下发“特旨”,允许客氏可随时出宫回私邸。也就是说,她什么时候想回家就回家,什么时候想回宫就回宫,谁也拦不住。
在小皇帝的“特殊最惠国”待遇下,客氏这个奶妈成了皇宫大奶奶,尽享荣华富贵,应有尽有,为所欲为。可见这个客氏,是朱由校心目中分量最重的女人。那么魏忠贤攀上了这样的女人,成为她的老伴,还愁没有上升空间吗?
所以,就在东林党人天启元年进入辉煌岁月的时候,此时魏忠贤已经52岁,他也开始抓住历史机遇,攀登人生巅峰。
具体说来,他是怎么登高的呢?会不会得到小主人递来“云梯”呢?
在揭开这个悬念之前,我们首先要说清,魏忠贤要取悦的对象,天启皇帝明熹宗朱由校是个怎样的人。
朱由校当皇帝时候,已经是16岁了,但是从文化程度来讲,他连小学生水平都没到。为什么呢?因为他从小几乎没什么读书机会。生母王才人早早去世,父亲朱常洛不招爷爷万历皇帝待见,所以他这个孙子,从小也被冷落,直到爷爷临死前,才被册封为皇太孙,才有了正规读书的机会,才有帝师来教他读书,然而,仅仅正规读书读了一个月,他的父亲明光宗朱常洛就突然死亡了,他必须上位接班。所以说,这个朱由校当皇帝,也是赶鸭子上架,无奈,并没有足够的准备。父亲突然死亡,他必须出来即位。但是,从文化程度来说,他只是一个半文盲的水平,这种水平跟魏忠贤,倒是极为般配的。一个大文盲、一个小文盲。
那么,一个16岁的大男孩小文盲,能当好国家最好领导人吗?我们前面说了,朱由校这个人特别恋母,特别迷恋他的奶妈。对幼儿来说,恋母是一种很自然的心理现象,但青少年过度恋母,他的心智就有问题了,所以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朱由校的心智并不怎么高,有典型的“巨婴症”。
什么是“巨婴症”?
所谓巨婴,原本是指出生下来体重较大的婴儿,后来被心理学作为一种病症词汇使用,指那些已经成年或者接近成年的人,依赖心理严重,还需要人伺候,无法脱离原生家庭,无法承担自己的个人责任、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即使自己成年以后,依然心安理得地接受长辈的照顾与付出。
这种“巨婴”在中国历代王朝的皇族中很多,特权与寄生,产生了很多不能自理却唯我独尊的皇帝巨婴,他们需要大量的太监和宫女服侍左右,尤其是那些从小失去亲生父母的皇子,一边使唤太监宫女,一边在他们的人群中寻找可依赖的准父母角色、用来娇惯自己,这也是专制制度文化的产物。
而朱由校看起来就是这样的皇帝,年少即丧双亲的他,心理恋母,生活不能自理,八成是得上了此病。
但是,这些对魏忠贤而言都是机会。
在魏忠贤中期往上爬的过程中,受大太监王安栽培,他还曾做过王才人的典膳。王才人就是朱由校的生母,魏忠贤就负责伺候王才人饮食起居。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他经常陪伴王才人的儿子朱由校嬉戏游玩,十多年不变。这跟讨好女主人有关,或许还与朱由校的奶妈客氏那层特殊关系有关,他亲近朱由校,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也不排除一个成年人对儿童的天然喜爱。总之天长日久、乐此不疲陪着小主人玩,自然就给小主人朱由校留下了极深的好印象。
当然,小时候的记忆是个好底子,但要上升到信赖程度,面对长大了的绝对主人,老奴还得表现出至少有两把刷子。
魏忠贤到底靠哪些招数取悦朱由校、博得小皇帝信任,进而得到登高的云梯呢?
   主要是两招。第一招是心理按摩式的陪玩,填补小皇帝内心空虚的精神世界。我们知道,朱由校他的生母死得早,父亲又是短命皇帝,所以从心理学上讲,他应该算个孤儿,而具有高大外形,魁梧外形的魏忠贤,又有丰富人生阅历的魏忠贤,对这个具有孤儿心理的朱由校而言,就极具吸引力。于是魏忠贤在朱由校面前,除了充当玩伴,还刻意表现出心理父亲的担当,这么一个双重角色。
魏忠贤和小皇帝玩得很尽兴,逐渐成为他第一玩伴。但是光玩不行,光按摩也不行,一个皇帝玩伴多了,各种御用按摩师也多了,不一定都能飞黄腾达,玩可以博得皇帝欢心,但不一定博得皇帝信任,要博得皇帝信任,必须还得展示自己有才。所以接下来,魏忠贤使出第二招:才艺表演。
   有人说这个魏忠贤,专在天启皇帝玩得火热的时候,拿奏折来烦他。天启皇帝就说,你看着替我处理吧,玩着正开心呢,别扫我的兴,就这样魏忠贤慢慢窃取了皇权。还有人说,魏忠贤不识字,在批阅奏折当中,有些骂他的话,他都看不出来。这些段子很可笑,但是却未必是事实,段子中的魏忠贤过于被贬低了。我们说魏忠贤是个文盲不假,但并不是个糊涂蛋,事实上他在处理文件上、代皇帝批阅奏章上,还是有自己的一套把戏。
他是怎么替皇帝批阅奏章的呢?
在魏忠贤看来,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识不识字,那个文字只是一门工具,最重要的是主见、拿主意。
其实,魏忠贤的确是很有心计主意的一个人,在得到小皇帝初步任用时,他就组建了一个文书班子,他的文书班子骨干都是“粗通文墨”习于文字”的宦官,来做魏公公刀笔吏,那些太监才是实际上的“秉笔”者。所以,每当批阅奏折,魏忠贤先让这些有文化的太监,把艰涩的文言文翻译成白话,然后再把自己的白话,翻译成文言文写上去。于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圣旨,便这么出台了,他就是这么批阅奏折文件的。
由此可以看出,魏忠贤是有一定的政治主见的,所以自然为顽主皇帝减轻了工作压力,博得了皇帝的信任。于是,随着小主人坐稳大宝,年过半百的大伴魏忠贤地位出现了火箭式蹿升。
《明史纪事本末》记载:“(朱由校登基)未逾月,忠贤寻自惜薪司迁司礼秉笔太监兼提督宝和三店。” “(天启)三年十二月魏忠贤总督东厂。”
天启初年,朱由校就在全面启用东林党人的同时,也开始重用魏忠贤,封魏忠贤为“皇帝主笔”:司礼监秉笔太监,正式替皇帝处理奏折文件,并总揽皇家党卫军东厂大权。同时给他赐名,这个魏忠贤不是叫李进忠、后来又改成魏进忠了吗,那么皇帝赐名他为“忠贤”,希望这个魏做个既忠心、又能干的心腹。从此世上就没有李进忠、魏进忠了,大名鼎鼎的魏忠贤横空出世了。


离线怡然堂主

发帖
2277
蛙豆
12614
威望
3077
贡献
0
来自
江苏常州市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12
     后来魏忠贤号称九千岁,权倾朝野,应该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但残害东林党人,祸国殃民。前面说到他自残入宫,不太可信。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