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95阅读
  • 0回复

篾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大川
 

发帖
132
蛙豆
885
威望
264
贡献
0
来自
丹阳

<founder-content>
    [flash=480,400,0][/flash]
    奶奶家老街上搬来个篾匠。黝黑的皮肤,粗糙的大手,五十岁上下的年纪,长相却倍显苍老。听说他的家乡有竹海,他用的材料从来都来自家乡。房价涨了,车价涨了,菜摊上鸡鸭鹅的价都涨了,手艺一流的篾匠却不肯加价。别人逗他涨价发财,他就憨厚地笑笑:“我们小老百姓,够了,够了!”
    他编的篮,篾细而瓷实,青绿的篾条散发着竹的清香;他编的竹筛光滑又轻巧,大中小一个套一个,你总能选到合适的那一款。我最爱看他做活计。一把砍刀将一根竹麻利地一分为二,再二分为四,直至破成薄薄的竹篾。篾匠将几根篾交叠在一起,一脚在前踩住篾条的中心,一脚在后维持身体平衡,双手灵巧地上下翻飞,原本软软的竹篾一点点变成经纬交错的样子,又一点点形成篮的雏形。此时,他不说一句话,盯着手中的竹篾,紧紧抿着的嘴唇微微上扬,汗水在阳光下闪耀。旁边的矮桌上放了一碟花生米和一壶酒,那是他一天忙活完后的乐趣。
    月亮上来了。三小杯下肚,篾匠的眼神有些迷离,话却清醒:“现在人都喜欢用塑料,他们哪知道这竹篾编的筐轻便又透气,东西能存好久……”酒至半酣,他对着天高高扬起手中的酒杯,话语中带上几分惆怅:“现在的年轻人怕苦怕累,都不愿意学这行。我老了,能做一天是一天了,这祖上传下来的手艺,不能断啊……”他仰脖,将酒一饮而尽,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月光照在他花白的头发上,他粗糙的手握着杯,禁不住微微颤抖。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林清玄的《用岁月在莲上写诗》:“我们用一些空虚清灵的诗歌来歌颂莲叶何田田的美,永远也不及种莲的人用他们的岁月和血汗在莲叶上写诗吧!”我看他编竹篾,像画;我看他月下独酌,像诗。可我仿佛无法真正读懂他的艰辛与快乐、苦闷与执著;无法知道他如何用那一双粗糙的手编织出赏心悦目的竹篾器具,编织出淡泊宁静的内心世界。“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我知道,他的世界绝对不止于眼前的竹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