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6阅读
  • 0回复

大地的婆婆纳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如诗如画
 

发帖
34
蛙豆
240
威望
68
贡献
0
来自
九江

老实说,对故乡的小草“婆婆纳”,我从来就没在意,田埂上很多小草我叫不出名字,它是其中之一。
我们小时候喜欢的草,都是猪呀羊呀兔呀喜欢的草,它们最喜嫩青草,我们挑选这些嫩草,割回家填饱它们的肚子,希望它们快快长,猪可以宰了过年,兔子可以剪毛出售,羊儿生可爱的羊羔,它们喜欢的草里面没有婆婆纳。我回乡最爱鲜美野味,大名鼎鼎的有荠菜与马兰头,还有野芹菜、野香葱等等,这些野菜里面没有婆婆纳。小时候还认得很多草药,印象最深的是半枝莲,割草的时候我们顺便采集,洗净晒干,被药店收购,换点零花钱,这可是私房钱,我们可以买铅笔买本子买糖果,我们采集的草药里面没有婆婆纳。田埂上的茅草与蒿草,老了可以割下晒干,当柴烧,能当柴烧的小草里面也没有婆婆纳。
它原是无用之草,枉自长在故乡的田野。
近来,故乡的文人墨客,在朋友圈时不时念叨,婆婆纳呀婆婆纳……为它写诗,说它像大地的眼睛,眨呀眨……为它晒图,蓝色小眼睛铺满了手机屏幕。这时我才知道,这小草原来叫“婆婆纳”!我最记得它们致密丛生的样子,那时我们最想摆脱它们的纠缠,用镰刀拨开,挑出猪呀羊呀兔呀喜欢的草,我们要的嫩草常常被它们团团包围。它像蓝色眼睛的小花朵,我们竟然没有在意过。
百度一下关于婆婆纳的知识,原来婆婆纳属植物有六十余种,分布广泛,有可以入药的,有可以果腹的,更有可以观赏的,有种“达尔文之蓝”,植株较高,据说从异域引进,让婆婆纳属植物添了点高贵气息。故乡的婆婆纳是最普通的一种,它贴地而生,花朵有四片圆形花瓣,纯粹的蓝,花心白色,正中一点黑,两点深色花蕊完成了点睛之笔,使小花朵异常生动,恍惚间你觉得它不是小草而是精灵,正冲你挤眉弄眼呢!细碎叶片密匝匝的,花朵星星点点布于其间,抽出一枝观赏,颇具图案美,如果印在棉布上,做成姑娘的花袄或旗袍,在身体的玲珑曲线里绽放,可素可妖。
因为婆婆纳,我想,故乡大地上还有多少被我忽略的美好?我得回去重新认一认田埂上的野草。
其实,我跟野草,并没断过交集。我对野菜情有独钟,春天踏青顺手割一把,常割的是荠菜,还有野生“地盘青”(金花菜),野生马兰头已少有踪迹,乡亲们说除草剂杀死了它们。以前马兰头在田埂四处成片生长,如此娇嫩的茎叶,居然不怕人们来来回回踩踏,它结实的宿根紧扎于泥土,用镰刀除杂草,它最难对付。它在田埂上的绝迹让我有些吃惊,或许它的生长位置,正好是除草剂重点扫荡区域。当然,菜场上还是有很多马兰头,大多人工栽培,乡亲们从野地挖了它的宿根,移植到菜地。故乡的田埂上,随马兰头绝迹的还有什么小草?我没能考证,它们肯定没被请进菜园的幸运,消失得无声无息。春天去踏青,见果园里、田埂边都喷洒除草剂,本该“芳草碧连天”,却换衰草满眼前,春天变了模样。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除草剂终于颠覆了野草精神。
被除草剂谋杀的植物,也没有婆婆纳,不知是否因为抗药性,肯定的是它不与庄稼争地盘,土地边边角角难种庄稼,它们选择此处安生。我在外面散步,走到哪儿都见它的身影,可见它的生命力。有次我想采一朵小花,它太小了,手指尖捉不住它,难怪我们的视线也捉不住它,只好拍一张特写传朋友圈,很多人问:什么花?没见过。我说,它开满了你眼皮底下好不好!
想起那些植物界的明星,比如梅兰竹菊打头之梅,一则《病梅馆记》,道尽梅之不幸,斫直,删密,锄正,体无完骨之后,勉强满足了人类审美要求。大凡有用的植物,都随人类欲望粉身碎骨去了。
我们看见了婆婆纳的小花朵,“它是大地的眼睛”,说得真好!大地长满了眼睛,我们突然心动,因为大地的灵魂就在这些眼睛的背后。“大地的”,多好的修饰语!这是鲜明的态度,在人类欲望与自然的对垒中,它仅仅属于大地,它让我们理解生命的无用之用。因为这,文人墨客才把尊敬献给如此卑微的生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