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0阅读
  • 1回复

白音呼舒之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怡然堂主
 

发帖
2269
蛙豆
12590
威望
3069
贡献
0
来自
江苏常州市





















    由战友谷维众亲自开车,17日7点从乌兰浩特出发,到科尔沁右翼中旗作故地游。从 1971年到1972年两年时间里,我跟随林志茂政委到科右中旗参加三支两军工作,其中有几个月在旗所在地白音呼舒镇度过。一些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过春节时我们彻夜未眠老老实实“守岁”至凌晨;与战友赵湧河等三人到林政委和崔旗长家吃饭,有生以来第一次端起了白酒杯子;在三支两军办公室值班,参加整党建党运动;学习中央关于九·一三事件文件,对林彪反对毛主席和外逃摔死的不理解,昏头昏脑了好几天,遵命通宵达旦泡制批判文稿……
    过去从乌兰浩特到白音呼舒汽车要开大半天的路程,现在新修的水泥路平坦宽阔,加上车辆不多,只用二个多小时就到了。眼前的白音呼舒镇使我惊呆了,把我心目中的旧印象冲刷得一干二净。记得那时这里除了风沙还是风沙,旗革会大院的围墙有多高,沙子堆积就有多高,一条单面大街好长好长,大都是干打垒土房子,稀稀拉拉几爿店铺。可如今的小城虽没有乌兰浩特那样的繁华,但街道比乌市还要宽阔,两边的平房或高楼,蒙古包式房顶建筑不在少数。早在老家出发前,我就多次与旗组织部宣传部联系过,打听机关旧时干部,如宣传部的蒙族朋友宝泉、丁柱、胖沙,支边的江苏老乡老周,北京知青王成林等等,但电话里的答复,不是说死了,就说从未见过。是啊,一别38年,现在的年轻人谁还知道过去的老人呢。我们的汽车在镇里转了几圈,很难找到从前旗革委大院的痕迹。只能在镇西的遐福寺门口停了下来,只有这寺院的房子还有点旧模样,那时我与丁柱来此游览过,260年历史的古庙当时一片冷冷清清,死气沉沉,庙里没有一尊佛像,没有一个喇嘛。现在的寺院焕然一新。新修的门楼,红顶蓝拱,石狮守门,老房子外观未变,但里面装潢考究,新添了佛像、飘带、大鼓、净瓶、幢幡等设施,长条桌上陈列着供具、器皿、银鼎、长短经号等各种法器。一位披着袈裟的年轻喇嘛忙着过来照应,我说明来意,他给我们作了简明的介绍,与我合影留念。
      离开了白音呼舒,向额木庭高勒苏木进发。不 远就到了翰嘎利水库,水还是那么清澈、浩瀚,只是四周增添了茂密的绿化带,景色更加美丽了。代钦塔拉到了,谷维众把车停下来,我要带领大家寻觅当年参观过的图什业图王府遗址,可惜雕梁画栋、飞檐翘脊汉式宫殿建筑群,早毁于上世纪破四旧的狂潮之中,当年我来参观时,就只剩下断壁残垣了。可现在连瓦砾碎石也未看到,只在一大片古树林旁发现一块简陋的木牌,上书“图什业图王府遗址”。我给大家讲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二百多年前图什业图一位王爷,重建王府时,听信算命先生的话,为求统治地位稳固,运土堆积假山,召来 81个9岁儿童,让他们香汤沐浴后身穿锦衣,头着缨帽,脚蹬彩靴,排成方队往房基的坑中运土。土山的基坑挖得很深,孩子们下去就上不来了。上面再把成担的石块不断地往坑里倾倒。可怜的孩子们就在哭喊声中被活活地埋在里面,成了王府土山的奠基之魂。这个血淋淋的故事,当年曾使我震憾惊骇了好几天。大家听完我的讲述,一时谁也不说话,象是在给这81个可怜的冤魂沉默致哀。
    汽车在茫茫的草原上奔驰,渐渐地大家从刚才的不良情绪中转换过来,两边的牧场、树林、山包、农田纷纷从眼前闪过,确实是今非昔比了,记忆里过去两边都是光秃秃,黄漠漠,现在到处是生机勃勃的一片绿。我想起了蒙族朋友包长海给我介绍的情况。科右中旗1.56万平方公里土地,现设6镇9苏木(乡),人口25.47万,记得当年我在这里参加三支两军时,全旗人口只有12万,38年间增长了一倍还多,这大约是少数民族地区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结果吧。


离线厚庄老人

发帖
6768
蛙豆
48081
威望
10760
贡献
0
来自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5-17
            旧地重游,那份激动是很难用语言来描述的。1990年,我去原来当兵的黄岩,彻夜不眠,在大街上寻找故地,尚能一个个找到,2013年,我再次去黄岩,已经是面目全非,连痕迹都找不到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