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8阅读
  • 3回复

远去的乡愁之五十九:穷亲眷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小苗壮壮
 

发帖
124
蛙豆
789
威望
243
贡献
0
来自
常州

      
       俗话说,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我老家这么说,门前放根讨饭棍,亲眷朋友不上门,门前拴匹高头马,不喊姑妈喊姨妈。一个意思,是说,人们在金钱的驱使下,亲情会变得功利,远远离开它本来的含义。
       记得1961年年初九,我家作节。那时,生产队的公共食堂解散不久,各家的烟囱又冒起了炊烟。尽管还很困难,但亲眷还是要留的。按常理,家里穷得乒乓响,连小偷都不稀得光顾,别说八杆子打不着的亲眷了。但那一天,家里居然来了一个远亲。
       那人,约摸三十出头的样子,长得登样,排场,带着老婆孩子五口人,一进门,喊了我阿妈一声姨,便围着桌子坐下了。
       我阿妈愣了一下,打量了他许久,没认出是谁,便问,你看我眼睛钝的,你是谁呀?
       那人眼珠骨碌了几下,脸上堆起满满的笑,姨,你是贵人多忘事,连我也不认得了?
       阿妈仍想不起来,连忙赔礼,但又不便继续深问,唯恐轻慢了贵客,于是,招呼大家吃饭。
       饭桌上,那帮人如饿狼一般,不一会儿,便风卷残云,把桌上所有的碗盘,都吃得光鉴照人,一点不剩,锅里的米饭,也很快见了底,只剩一层锅巴,我满以为,这锅巴能让我打个牙祭,谁知,那人把锅巴铲了,悉数给了他的三个孩子,还说,孩子们就是隔锅饭香,拿着路上吃。
       临走时,那人打着饱嗝,用小指甲剔着牙缝,说,姨,我娘很多年不见你了,怪想的,等四月半节场,我领她来。
       我阿妈问,你娘是谁?怀英啊!我是老三,蟹大,小时候,我跟娘去外婆家,见过你一面。那人答道。
       看我这记性!阿妈终于想了起来。怀英,是外婆家的村上人,很小就嫁到外村做了童养媳,很少回娘家,因此难得碰到,至于他说小时候在外婆家见过阿妈一次,阿妈实在记不得了。但是,不管咋样,总是人家心中有你这个人,看得起你,才会上你的门,阿妈这么想。于是,阿妈说,亲不亲,娘家人,四月半,欢迎你和你娘来上节。
       四月半,转眼就到了。果不爽约,蟹大领着老婆孩子,还有他娘,又来了。
       多年不见,我阿妈和我这个从未见过的怀英阿姨,自然是亲热得说不完的话。
       怀英阿姨不住地抹泪,她说,她男人是铁匠,脾气就像那锻炉,动不动就来火,把她当锻件打,前几年,干脆住在了他相好家。她一共生了四个孩子,一色小子,三个都已成家,最小的还算争气,今年要考大学,成绩还不错。老大老二,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娘。还算老三蟹大孝顺,不说别的,今天,还想着领她来上节。说着说着,她又说起了伤心事。儿子成家后,她从瓦屋搬到了草房,一到下雨天,像个水帘洞,想翻盖,实在没钱,就说难得今天出门,连件象样的衣裳也没有。
       说到这儿,怀英阿姨撩起衣角,擦起了眼泪,阿妈也陪着一滴滴眼泪往下掉。阿妈说,娶错女人毁三代,嫁错男人苦一世。姐啊,你真是苦人生。是啊,她说,你是上辈子修的好福气,我妹夫在上海挣大钱,我要是你,睏梦里都要笑醒来。
       看着怀英阿姨身上的衣裳确实已经破旧不堪,阿妈取出家里积攒的布票,送给她。蟹大老婆一把接过,放进口袋。蟹大瞪了她一眼,叱道:穷相!随后,对阿妈说,姨,有了布票,也没钱买,你还不如送几件衣服。这下,倒提醒了阿妈,阿妈赶紧翻箱倒柜,找了满满一包袱衣服给他。
       后来,我的一件毛衣遍寻不见,问阿妈,送了。那可是我唯一一件毛衣,我还不舍得穿呢,干嘛送了呢?阿妈说,送人就要送最好的。
       没过多久,蟹大又来了,借钱。他是替怀英阿姨出面借钱的。这年高考,他弟弟考上了大学,但是,一笔不小的学费,把他家愁坏了,他打铁的爹,打成了铁的心肠,分文不给,其它兄弟三人也并非穷困潦倒,但经不住媳妇的吵闹,也指望不上。愁肠百结中,蟹大自然又想到了我家。开始,怀英阿姨还有些犹豫,觉得虽说亲眷之间,断不了来往,但总是只来不往,实在开不了口。蟹大说,我们是穷,可是,皇帝也有三门穷亲眷,亲眷之间,帮点忙,天经地仪,不过,这后半句话,他是不会说的。但在他心里,觉得自古以来,有个富亲好揩油,挨着饭店好吃饭,你家日子富裕,沾点光,并不为过,心安理得。
       阿妈一听,心急如焚。常言道,邻舍巴倒,亲眷巴好,眼下,亲眷有难,怎能不出手相助,再说,人家是考上了大学,就像是高中了状元,将来,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如果因为家庭贫困,而上不了学,岂不要耽误他的远大前程?但是,钱,那无数人为之奋斗又被其俘虏的钱,又使阿妈犯了难。这时,她想到了家藏的那块玉文殊菩萨,不能!她又想到了积聚了多年的造房子的钱,那可是全家人多少年的梦啊!她懂得主次,分得清轻重,都说救急不救穷,还有什么比这更急的吗?很快,她决定拿出来,帮他家渡过难关,自家造房计划,不过是再推迟几年,算不了什么。
       蟹大揣起钱,连谢谢都不说一声。我说,该写个借条吧?他一脸不高兴,牛牛,你人小主意大,自家亲眷,你还信不过我?我人志不短。阿妈赶紧示了我一个眼色,嗔怪道,你这小孩子不懂事,亲眷家边,还打什么借条!
      蟹大并不动身,对阿妈说,昼上,(指中午饭),别忙乎了,简单点,下点面条,就行了。这天,我们原打算吃粥,经他这么一说,阿妈倒不好意思起来,家里一点面粉也没有,如何做面条。可是,阿妈永远是事事处处让人愉快,又无可指责的人。她随即出门,不知向谁家借了点面,很快,蟹大二大碗面条,呼噜呼噜下了肚。
       吃完饭,我们本以为他该走了,但他还在四处搜寻着他可以猎取的东西,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缝纫机上。他说,他老婆的娘家侄儿找了个对象,女方要台缝纫机,家里又置办不起,要是不满足人家要求,这婚事就吹了,你把这台缝纫机送给我吧!
       我早就腻歪他,这会儿,见他又打起了我家缝纫机的主意,更加来气,便没好气地说,这是我阿爸好不容易才买到的,阿妈把它当成室贝,你这也要,那也要,把我家当物资仓库啦?
       哟哟哟,俗话说,量大福大,我看你这芥菜籽量气,福也大不到哪去!谁不知道我姨夫在上海当大干部,有权,有钱,买部缝纫机,还不便当?再说,人们要晓得是你家送的,不知道要说多少好话,你们脸上不也光彩吗?
       光彩就算了,只要你老婆侄子的婚事别黄了就成。阿妈还是答应了。
       蟹大走时,又说,亲眷亲眷,越走越亲,今后,我还要常来。我暗想,这样的亲眷,能越走越亲吗?他亲的是什么?除了钱,还有什么?倘若你没有了钱,他还能认你这个亲眷吗?
       然而,打这以后,蟹大却没有再来。在以后的几年里,我家和他家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听说,蟹大的弟弟大学毕业后,给县委书记当了秘书,靠着他的牌头,他的家人,有的进了公社用电站,有的进了供销社,还有的进了农科所,连蟹大也当上了大队会计。他娘原先住的水帘洞,变成了砖瓦楼房,他那个铁匠爹,也回到了家。还听说,从我家拿回去的蜜蜂牌缝纫机,被他家当废铁卖了。总之,今非昔比,搖身一变,变得地位显赫,财大气粗。
       而我家,却灾难降临。父亲成了造反派的批斗对象而靠边站,工资没有了,每月只有十元钱生活费。屋倒偏逢连夜雨,这时,我阿奶又因急性阑尾炎,住进了医院,急待手术。可住院费用在哪里呢?阿妈东拼西凑,还是不够,急得她团团转。这时,我说,几年前,蟹大借了我家钱,他家现在鸟枪换炮了,何不去讨回一些,以解燃眉之急。阿妈想了想说,也好,我守着阿奶,你去一趟吧。
       走在路上,我想,人们说,一代亲,二代生,三代四代不相认,我家和蟹大并无血缘关系,别说一代二代,连三代四代也算不上,但我家在自己也度日维艰的状况下,慷慨相助,现在,我家遇到了难处,他不必涌泉相报,但也会以礼相待吧,再说,他现在是大队会计,大小是干部,不说沾亲带故,就说遇到社员群众需要帮助,也应付之怜爱之心,更不必说,他家经济宽裕,偿还我家部分欠款,也是区区小事。
       但是,我想错了。我费尽周折找到他家,时值中午,他正在喝酒,桌上,菜餚丰盛。见到我,他还算客气,连连说,牛牛,你怎么不来吃饭呢?我腹中正馁,哪里进过食,但却说不出,我并没吃过饭这句话,只得一口口咽着口水。
       我立刻说明来意,我心里急着想拿到钱,好去医院交费,救阿奶于垂危。
       谁想,一提到钱,蟹大竟勃然大怒。他喷着满口酒气,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家就缺这点钱?鬼才信!怎么,怕我不还,还不起?我就奇怪了,要钱,差使个小孩来,大人为什么不登门?你老子遭关押,你阿妈难道也是牛鬼蛇神见不得人吗?
       我涕泪交加,但又忍气吞声,昏昏沉沉,跌跌撞撞离开了他家,那条并不远的回家的路,却觉得特别漫长。蓦然,眼前飘过一片黑云,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丑恶的面孔。原来,所谓的亲情,只是利益的代名词,当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它是动人的,一旦你失去了利用价值,它也就不存在了。而在他们从亲情中攫取的时候,并没有想过知恩图报,而是觉得理所当然,一贬眼,便会忘得干干净净,假如哪天,触犯到自己的利益,哪怕是不经意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就把人得罪了,于是,这只亲情的玻璃杯,即刻訇然摔得粉碎,悻悻然生怨生恨,从此,形同陌路,即使不撕破脸皮,也会心藏怨结,面和心不和。而有的人,昨天还把亲情挂在嘴边,一夜间成了暴发户,小人得志,有了几个臭钱,便马上变脸,变得六亲不认。所以,人一旦落魄,切切不可妄言亲不亲的,没有钱,没有权,一切都是自作多情。
       回到家里,阿妈把我一顿痛骂,怪我准是不会说话,不会办事,冒犯了蟹大,才出现如此结局,蟹大决不是那样的人,是人都有三分情,何况他是亲眷,得过我们帮助的人,哪里会不念亲情,不顾旧情?
       第二天,阿妈亲自去了蟹大家。但非但没有要回钱,反而带回一顿羞辱,一捧眼泪。蟹大说,钱是借过,可早就还了,你们想讹人不成,说话要有凭据,你说没还,拿出借条来啊!
       阿妈无语。
      
离线厚庄老人

发帖
6711
蛙豆
47668
威望
10664
贡献
0
来自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11
           蟹大,一个忘恩负义的无耻小人。这使我想起“农夫与蛇”的故事,  蟹大就是这样的一条毒蛇。现在欠债不还的无赖更多了,借钱出去更要当心!
离线厚庄老人

发帖
6711
蛙豆
47668
威望
10664
贡献
0
来自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7-11
            现实社会是:欠债的是大爷,要债的是孙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冷若冰霜,时时刻刻都在防骗防贼!
离线怡然堂主

发帖
2266
蛙豆
12581
威望
3066
贡献
0
来自
江苏常州市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昨天 16:49
      蟹大,是只白眼狼。
     文章写得很生动,象小说,该不会都是作者碰到的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