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55阅读
  • 0回复

竹 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颐养天年
 

发帖
637
蛙豆
4408
威望
1249
贡献
0
来自
镇江
李水青
<founder-author>
1970年代的纳凉场景(资料图片)

<founder-content style="line-height: 25px;">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的家乡没有通电,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竹床成了我们乘凉消暑时最普通的用品。曾听奶奶说,祖父是位篾匠,手艺在家乡一带很有名,家中的竹床就是他亲手留下的杰作。这张竹床是全竹结构,长约两米,宽约七十公分,床脚和床沿用的是粗毛竹,床面由一根根筷子般粗细的长竹片紧密排列而成,竹件的连接和固定全是竹子完成。这张竹床历经几代人,仍很精致板扎;竹床由于与皮肤长时间接融,表面颜色已变成了枣红色,并呈现丝缎般光泽,摸一摸,有种冰凉的感觉。
  夏日,当火球般的太阳落下西山,奶奶就用布浸着凉水,把堂屋的竹床仔仔细细地擦抹一遍,然后端出澡盆,舀来温热水,分别给我和弟弟洗澡。晚饭后,父亲把竹床搬到屋后的大稻场上,我和弟弟就躺在上面,凉意慢慢从背部沁入,传递到身体各个部位,惬意舒爽。奶奶坐在竹床边上,一边摇着蒲扇给我们扇风、驱蚊,一边给我们讲故事。奶奶出身于书香门弟,她的故事总是讲不完,我们也听不厌,她常给我们讲她娘家和村里过去发生的事,也讲牛郎织女、王母娘娘、观音娘娘和妖魔鬼怪的故事;奶奶娓娓道来,我们竖着耳朵,听得如醉如痴。有时我和弟弟躺在凉爽的竹床上,看着静寥的夜空,数着那满天的星星时,奶奶就笑着叫我们猜迷语:“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钉洋钉。”我和弟弟左思又想,然后抢着回答:“是天空和星星,对吗?”“对,四伢猜对了。”奶奶笑着摸着我的头……
  竹床是山村农家“移动的床”。“双抢”时节,稻
  子晒在稻场上,每到黄昏时分,稻谷被收集到一起,堆成小山样,大人们在上面盖一层塑料皮纸遮挡夜间的露水。夜深,老人、妇女和孩子都回家了,男劳力们在竹床两头各绑着一根长竹杆,撑起白色的“乌龟帐”,就做成了一张舒适的“床”。这时,皎洁的月光静静映在白色的蚊帐上,风轻轻地吹拂着蚊帐,田野里有粗重的鼾声此起彼伏。
  我上高中时,学校拆房扩建,寝室的床位不够,有的同学家境宽裕,干脆在附近租房住,我从家扛来了竹床,铺上棉被,摆好枕头,一张床铺就搭成了。每天起床后,我把被子折叠得整整齐齐,码在竹床的一头;下晚自习后,我坐在竹床上靠着码得整齐的被子,在灯光下看书、读英语单词。这张床陪我度过了高中生涯。
  家乡没有通公路的年代,人们外出全靠两条腿翻山越岭。平日,头痛脑热、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只能叫村里的“赤脚医生”。一旦有人得了急症,就必须送往公社或县医院就诊。有一年冬天,一户人家的妇女在家生孩子,因产后出血不止,生命危急,全村的男劳力都涌过来帮忙,他们先搬来竹床,翻仰放在地上,再垫上一层稻草,铺好棉被,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位妇女抬入竹床中,盖好被子,从竹床两头底部用结实的麻绳绑紧,一根长木杆从两头的麻绳中穿过,床单搭在木杆上,挂在竹床两边遮挡风寒。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肩抬竹床飞奔,竹床“叽叽”“嘎嘎”地响着,躺在竹床里上病人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抬着竹床的小伙子和跟在身后的家属心急如焚,个个大汗淋淋……由于抢救及时,产妇最终转危为安。
  竹床在那时不知做过多少次担架,救了多少人的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