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8阅读
  • 1回复

我的一次乘车经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小苗壮壮
 

发帖
130
蛙豆
825
威望
255
贡献
0
来自
常州

  
       1990年年初五,在徐州和岳父母过完春节,和爱人带着女儿回常州。
        徐州往上海方向的火车,大多是过路车,没有座位,为了有座位,找了干休所王师长在铁路工作的儿子,买了连云港到上海的慢车,尽管近千里的路程,要开十多个小时,但有座位,也就不怕了。
        检票的时间到了,进站口门关得死死的。从窗户往站台上看,我们要乘的车就停在站台上。
        顿时,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人们像发了疯一样往检票口涌动。瞬间,我们头顶行李包,双脚腾空,不由自主地随着人流被冲到了检票口。
        玻璃窗早被人砸破,我们翻过窗户,进入站内,到火车停靠的站台,要经过天桥,我正往上爬着,后面的人猛地压来,我站立不住,身体向前扑去,小腿面磕在台阶上,我顾不得察看腿伤,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向前奔。
        来到站台上,火车车门锁着,车上已挤满了人。好不容易找到那节车厢,但车窗都紧闭着,这可怎么上去呢?这时,我真想变成一只蚊子,找个缝钻进去。
        我敲了几个窗子,满脸堆笑,说了许多好话,可就是没人理睬。忽然,我看见一个车窗打开了,车上一人呼喊站台售货车服务员,要买矿泉水。我急忙跑过去,从包里取出水壶递给她,小妹子,喝我的吧!刚沏的红茶。接着,我把女儿、爱人逐个从背后抱起,从窗户里塞了进去。
        发车的铃声响了,但我突然感到双腿发麻,支撑不住,行将摔倒。这时,不知是谁,从身后将我托起,爱人同时拽住我胳膊往上拉,经过艰难的僵持,最终拖了进去。
        车开动了,从人缝中一寸一寸挤着找到座位,但三个位置的座位,坐着四个人,二对男女青年,二排座位之间,过道上,也都站满了人。我拿出车票,请他们让位,但得到的回答,却是你座位票多出钱了吗?”‘没有。”‘既然没多出钱,为什么你能坐,我不能坐?我很是气愤,本想说道说道,又一想,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决计自认倒霉,不跟他理论,而且庆幸,谢天谢地,能上得车来,就算万幸了。
        站在我身边有一对中年夫妇,戴着深度近视眼镜,在常州一中学当教师,到徐州女儿家过年后返程,占着他们座位的人也不肯让座,但他俩不像我如此软弱,声称,如不起来,找列车长,找乘警。
        他们占位的是一位典型北方壮汉,光头,脖子上挂着小指粗的项链,胸口露出乌龙纹身。他说,你去找啊!可是,列车长,乘警在哪呀,怎么找?车厢里,连半步也挪动不了。
        教师夫妇仍不罢休,从传统道德,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据理力争,壮汉脱下上衣,肩膀上趴着一道足有半尺长的疤痕,一拍桌子,一瞪眼珠,吼道,老子就是不让,怎么的?我今天不但要坐你的座位,下了车,我还要跟你家去,住你家。教师丈夫转而改口说,没事的,没事的,你坐,你坐,我们站讲台站惯了。此后,教师夫妇癟嗦嗦再没敢吭声,可怜夫妇俩身体单薄,如风中枯苇,要不是车厢里的人,像蜡烛一样密密匝匝紧紧插着,真会随时歪倒。
        苍黄的田野上,火车像一头老牛,不慌不忙地吭哧吭哧向前挪着,车内,人声嘈杂,空气混浊,虽是隆冬,却如蒸笼一般闷热,人们前胸贴后背,僵硬地挺着,有时,火车突然减速,人墙又像一排排竹篱似地哗然倾倒,这一路要十多个小时呀,我真怕吃不消,不等到常州,人就散了架。
        这时,我座位上的一位姑娘,冷不丁站起来,倏地,只觉得一股热流向我喷来,我欲躺闪,可又无处可遁。很快,我闹清了。我脸上,身上吐满了她的胃容物,那一坨坨粘乎乎的东西,从我发尖上滴下来,流进了眼里,嘴里,最后,又灌进了衣领里,春节,兴许动物蛋白摄入多,那腥臭气味分外浓烈,呛得人条件反射,也直想岖吐。不等她开口,我连声说,不要紧,没关系,你不是有意的,而且无处可吐。因为,我想,让她洗脏衣裳,没法洗,让她道歉,不顶用,与其闹得面红耳赤,不如退让三分,息事宁人。于是,我又从衣兜里掏出女儿吃的晕海宁,说,姑娘,我带了晕车药,你需不需要?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姑娘将大概是她的男友,狠狠地从座位上揪起,并嗔道:不要脸!
        我赶忙说谢谢,也不推辞,坐下了。这时候,我才感到刚才在天桥上磕着的小腿,钻心般疼痛,撩起裤管一看,腿面上蹭掉了至少有五公分见方的皮,血渗过衬裤,把毛裤也洇湿了。
        教师夫妇甚是感慨,嗫嚅道:你看人家。
        壮汉嘿嘿一笑,要不,我也吐你一身?
        车到常州,我和教师夫妇一同出站。壮汉自然没有下车,也没跟他们家去,我故意问道,那人真要去你家,咋办?教师丈夫一脸冲天豪气,他敢?我不捶扁他!我甚觉好笑,这类知识分子,就是嘴硬骨头酥,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过,我很为他们感到不平,我想,他俩肯定要把那壮汉骂得狗不吃屎,一吐恶气,就说,这样的恶棍,无赖,出门让车撞死。谁知,他说,不好这么咒人家的,我不怪他,要怪就怪我们国家铁路太落后了,什么时候,乘火车才能人人有座位啊!而且,人们的文明程度和铁路建设,一同进步就好了,可别没座位时抢座位,今后都有座位了又占好座位。
离线厚庄老人

发帖
6871
蛙豆
48936
威望
10939
贡献
0
来自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9-23
          如今高铁轻捷舒适,但在一切向钱看的大环境下,服务质量远不如过去。记得六、七十年代,服务员拎着茶炊将茶水送到每个座位,除了列车员,列车长也在车厢里转来转去。而如今,除了来推销商品,服务员连影子看不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