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6阅读
  • 1回复

远去的乡愁之六十五:偷船记(原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小苗壮壮
 

发帖
130
蛙豆
825
威望
255
贡献
0
来自
常州
顾     冰
        生产队的小木船被偷了,这消息不啻是一声炸雷,轰鸣 在人们头顶,而它随后又给角落村人,带来了一场噩迕。
        这小木船是队里唯一的船只,也是主要的生产工具,和最大的集体财产。冬春季节,罱河泥少不了它,缴公粮要用它,有时,送个急救病人也要用它。
        眼下,正是冬闲罱河泥的时候,没有了船,罱不了河泥,也就无法呕肥,而没有有机肥,又会影响一年的收成,庄稼人全指望土地过日子,这岂不是要断了老百姓的活路!买,无处可买,造,又没有木料,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狗子叔首先想到了墙上喇叭的帮助。他当即去了公社广播站。那时,每个村都有一个有线广播匣子,每天三次定时广播天气预报,重要新闻,及各种通知。这匣子通常装在村上的聚人场,人们习惯行饭碗,一日三餐,他们端着饭碗,聚拢在一起,听着广播,交流着见闻,因而,是获取讯息的最好场所和渠道。
        然而,消息播出好多天了,没有任何信息反聩,自然也就找不到任何线索。在乡下,老实的农民,太相信舆论的作用,道德的力量,但得到的,往往是大失所望。殊不知,有些人的行为,是不受舆论左右,也不受道德约束的,人们的天真也就只能不断延续,去抚慰一颗颗愚钝的心。
        眼瞅着广播无果,狗子叔又将村上所有能调集的人员,像撒网一样,派到周边,逐个村子去找。他觉得,兔子不吃窝边草,附近的村子,可能性小,所以,把五里路以外,作为探查的重点,而且要装作过路人,不能露出丝毫破绽,以免被人发现。
        很快,和尚回来说,二十多里外的羊头桥村,码头停着的一只木船,很像是我们村的。
        当天,狗子叔就带着几个人,去了羊头桥村。他们来到码头,那只木船用麻绳拴在树桩上,未及细看,村上来了一大群人,一听说是来找船的,一个个怒容满面,杀气腾腾,一口咬定是他们村的,天下,一样的面孔,没有,但一样的木船,有的是。不用说,若想要回,休想!
        无奈,狗子叔去了公社,找到马秘书,把情况一说,马秘书二手一摊,面露难色。他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到底谁有理,谁也说不清。再说,羊头桥村和角落村分属二个公社,即使公社出面交涉,人家胳膊往里拐,你能奈人何?
        哪怎么办,难道就没有王法,没有说理的地方?和尚怒火中烧,气愤难平。和尚,你太纯真无邪了,从古至今,历朝历代,铁法铮铮,庙堂之上,明镜高悬,但总会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一些人也总会置身于法律之外。老百姓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话,是石磙阿爹说的。
        狗子叔认为就是这个理。
        当晚,狗子叔和和尚二人,趁着浓浓夜色出发了。
        约摸三更时分,他们又来到羊头桥。为了保险起见,狗子叔在村口望风,和尚到码头,负责把船划出来。
        夜,黑得像墨一样,没有一点星光,风,呼呼地刮着,像针一样仿佛要穿透人的骨髓。但他俩全然不觉得冷,他们的心里,像有一团火在往外蹿。
        突然,村里射出一道手电筒光,接着,又传出人的脚步声,向着码头靠近。
        和尚怎么搞的,手脚慢得像老太婆,一袋烟也会抽完了,怎么还没解开缆绳?狗子叔心里急得像打着急促的鼓点。
        见此情景,和尚知道难以成功,也难以脱身,毕竟做贼心虚,尽管他认为算不上做贼,而是物归原主,拿回自家的东西,但心里却并不感到师出有名,理直气壮,要是抓到了,吃苦头不说,传扬出去,不见得多么光彩。于是,一闭眼扑通跳入河中,凭着一身好水性,游到对岸,爬上河堤,撒腿往家奔跑。而狗子叔也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回到家里,和尚一脸沮丧。白天,明明看见木船用麻绳拴着,但当他晚上摸到码头时,却发现麻绳换成了铁链,而且,铁链上还加着一把大铁锁,任他使出浑身力气拧,掰,就是打不开。俗话说,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想不到,这第一次做贼,就遇到了防贼。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船,非但没有偷回,反倒因为受了惊,又受了寒,和尚发起了高烧,住进了医院。狗子叔说,人哪,再有能耐,抝不过命,老天该着咱角落村倒霉,河泥罱不成就罱不成,今年庄稼长不好就长不好吧。
        其实,乡下人,并不是一出娘胎就信命的,他们在血气方刚之时,也奋斗过,也憧憬过,但残酷的现实,往往使他们无法抗拒,无法战胜,在碰了一次又一次壁后,便逐渐相信是命运的安排,于是,把一切不合理,以及种种磨难,归咎于命,这样一来,不平的心变得平了,怨恨变成宽慰了。
      这天,泥鳅突然对狗子叔说,他有办法把木船从羊头桥弄回来。狗子叔连连摇头,你别再没事找事了,监牢你还没坐够?再说,开什么玩笑,你有什么法子能弄回船来,上次打草惊蛇,人家早已戒备森严,别痴人说梦了。
        大家以为,泥鳅也就是信口开河,吹个牛,谁也没有当真,谁知,他正色道,我要弄不回来,颠倒着围着村子走三圈,不过,要真能弄回来,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倒说说,什么条件?狗子叔似乎来了兴趣。
        这第一,给我七角八分钱,第二,记二十分工,第三,给我吃一斤半米饭,红烧肉就免了。
        第二天,泥鳅一早就离开家,很晚才回到村子。一斤半米饭,不消一会功夫就下了肚。吃完,接着又出门了。临行,他伤感地说,要是今晚我回不来,明年今天,别忘给我上柱香,说得人鼻子一阵阵发酸,那场面,颇似“风萧萧兮易水河,壮士一去不复还"般悲壮。
        狗子叔原本不相信他的话,这小子惯于恶作剧,谁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所以,这些话,他并没当回事,也是急病乱投医,遇庙就烧香,他要真把船弄回来了,算烧了高香,弄不回,他那些条件就当把铜板,扔进河里,至于那离别凄语,权当耍谑头,总不至于如此吧。
        抵近五更,还不见泥鳅回来,狗子叔开始着急起来,按正常情况,他也该回来了,莫不是遭遇了不测?要是被抓了,少不了要坐上二年三年牢,这下,可真害了他了。
        就在这时,石桥远处,出现一个黑点,渐渐由远而近,一只木船,如游鱼向前滑动,那桨声一记记从烟霭中传来,似敲打着紧绷着的心弦,近了,更近了,终于看清了,是泥鳅,划着小船,如凯旋骄傲的勇士。
        泥鳅的三个条件,记二十分工,吃一斤半米饭,应该,但那七角八分钱是怎么回事,派什么用了?和尚问,你为何只要七角八分,而不是八角,一块?
        泥鳅说,他经过察看,早晨,羊头桥人打开木船的铁锁,但并没有锁上,而是将锁和铁链丢在一边,傍晚,木船停靠码头,又将木船锁上。他化了七角八分钱,买了一把一样形状,一样大小,一样颜色的锁,趁他们开锁后,悄悄作了调换,晚上再锁时,他们哪里会想到已李代桃僵,因而,泥鳅夜间去时,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锁,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木船偷出了村子,木船,终于回到了家,你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空手而归,还像丧家之犬,狼狈不堪,而我,不消一枪一弹,易如探囊。嘿嘿!这就叫你有关门计,我有跳墙法。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这只木船,并不是角落村的。
      

离线厚庄老人

发帖
6871
蛙豆
48936
威望
10939
贡献
0
来自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0-08
            俗话说:“做贼容易防贼难。”做贼也不容易,也要动脑筋、化力气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